阿瑟·柯南·道尔大神最新作品《冒险史系列(福尔摩斯探案集)》最新章节
义母小说网
义母小说网 侦探小说 武侠小说 玄幻小说 竞技小说 网游小说 幽默笑话 穿越小说 历史小说 灵异小说 诗歌散文 仙侠小说 全本小说
小说排行榜 两性小说 经典名著 言情小说 现代文学 官场小说 军事小说 同人小说 重生小说 都市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伦理小说
好看的小说 乡村欲孽 村光乡野 妇科男医 猎艳江湖 风云传奇 洪荒少年 留守村妇 茹母含新 极品上司 驾驶生涯 娇艳人生 渔港春夜
义母小说网 > 侦探小说 > 冒险史系列(福尔摩斯探案集)  作者:阿瑟·柯南·道尔 书号:20979  时间:2017/2/5  字数:19989 
上一章   铜山毛榉案    下一章 ( 没有了 )
“一个为艺术而爱好艺术的人,”歇洛克-福尔摩斯将《每电讯报》的广告专页扔在一边说“常常是从最不重要和最平凡的形象中得到最大的乐趣,华生,我高兴地观察到,从你诚诚恳恳地为我们的案件所作的那些记录中,你已经掌握了这个真理。而且,我肯定地讲,有时你还加以润。你加以突出的并不是那些我曾经参与过的许多著名案件的侦破和轰动一时的审讯,而是那些本身情节可能是平凡琐细的案件,然而这些案件有发挥推论和逻辑综合的才能的余地,我把它们列入我的特殊的研究范围之内。”

  “然而,”我微笑着说“我不能完全为自己在记录中采用耸人听闻的手法开。”

  “也许你确有错误,”他边评论述用火钳夹起火红的炉渣来点燃他那长把的樱挑木烟斗,当他是在争论问题而不是在思考问题的时候,他常常是用这个烟斗来替换陶制烟斗的。“也许你错就错在总是想把你的每项记述都写得生动活泼些,而不是将你的任务限制在记述事物因果关系的严谨的推理上——这实际上是事物唯一值得注意的特点。”

  “在这个问题上我看我对你还是十分公正的,”我有点冷淡地说,因为我不止一次地观察到我的朋友的奇特性格中有很强的自私自利的因素而颇为反感。

  “不,这不是我自私自利或自高自大,”他回答说。和往常一样,他不是针对我所说的话而是针对我的思想。“如果我要求十分公正地对待我的技艺,这是因为它不是属于个人的东西…一种不属于我自己的身外物。犯罪是常有的事,逻辑是难得的东西。因此你详细记述的应该是逻辑而不是罪行。可是你已经把本来应该是讲授的课程降低为讲一连串的故事。”

  这是一个寒冷的初的早晨。我们吃过早餐后,两人相对坐在贝克街老房子里熊熊的炉火旁边。一阵浓雾滚滚而来,弥漫于成排的暗褐色的房子之间。对面的窗户在这深黄的团团浓雾中,隐隐约约成为阴暗的、不成形状的一片模糊不清的东西。我们点着气灯,它照在白台布上,照在微微闪光的瓷瓶和金属器皿上,因为当时餐桌还没有收拾千净。歇洛克-福尔摩斯整个早晨一直沉默地不断翻阅着一系列报纸的广告栏,最后,他显然放弃了查阅,似乎带点情绪地对我文笔上的缺点教训了我一顿。

  “同时,”他稍微停顿了一下,一边坐着他的长烟斗,一边盯着炉火说“不会有谁指责你用了危言耸听的笔法的,因为在这些你那么感到兴趣的案件中,相当大的一部分不是法律意义上的犯罪行为。我尽力帮助波希米亚国王的那件小事,玛丽-萨瑟兰小姐的奇异经历,有关那歪男人的难解的问题,那个贵族单身汉事件,这些都是属于法律范围以外的事情。你尽力避免耸人听闻,但是我担心你的记述也许是太繁琐了。”

  “结果可能是这样,”我回答说“但是我所采用的方法是新颖而又饶有趣味的。”

  “啐,我的好朋友,对公众——广大不善于观察的公众来说,他们根本不可能从一个人的牙齿看出他是一名编织工,或从一个人的左拇指看出他是一名排字工,他们才不会去注意什么是分析和推理的细微区别哩!但是,如果你确实写得太繁琐,我也不能责备你,因为作大案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一个人,或至少是一个犯刑事罪的人,已经没有过去的那种冒险的和创新的精神了。我自己的小行业,似乎也退化到一家代理处的地步,只办理一些为人家寻找失掉的铅笔,以及替寄宿学校的年轻姑娘们出出主意。我想,无论如何,我的事业已经是无可挽回地一落千丈了。今天早上我收到的这张条子,我想,正标志着我的事业的最低点。你读读这个吧!”他将成一团的一封信扔过来给我。

  这是前天晚上从蒙塔格奇莱斯寄来的,内容如下:亲爱的福尔摩斯先生:

  我急切地想找你商量一下关于我应不应该接受人家聘请我当家庭女教师的问题。如果方便的话,我明天十点三十分来拜访你。

  你的忠实的维奥莱特-亨特

  “你认识这位年轻的小姐吗?”

  “我不认识。”

  “现在已经是十点半了。”

  “对,我敢肯定这是她在拉门铃。”

  “这件事也许比你想象的要有趣得多,你还记得蓝宝石事件开头的研究好象只不过是一时的兴趣,后来却发展成为严肃的调查,这件事也许同样如此。”

  “唔,但愿如此。我们的疑团很快就会解开,因为要是我没搞错的话,当事人这就来了。”

  话音未落,房门开处只见一位年轻的小姐走进房间。她衣着朴素,但很整齐,面容生气、聪明伶俐,长着象-鸟蛋那样的雀斑,举动敏捷,象个为人处事很有主意的妇女。

  “我肯定你会原谅我来打扰你的,”当我的同伴起身接她的时候,她说“我磁上一件十分奇怪的事,由于我没有父母或任何其他亲属可以请教,我想也许你会好心告诉我该怎样办。”

  “请坐,亨特小姐,我将会高兴地尽力为你服务。”

  我看得出来福尔摩斯对这位新委托人的举止和谈吐有良好的印象,他以探究的眼光打量了她一番,然后镇静下来,垂着眼皮,指尖顶着指尖,听她陈述事情的经过。

  “我在斯彭斯-芒罗上校的家里担任了五年的家庭女教师,”她说“但是两个月以前,上校奉命到新斯科舍的哈利法克斯去工作;他带了他的几个孩子同往美洲,我便失了业。我登报寻找职业,并按报纸上的招聘广告前往应征,但都没有成功,最后我积蓄的小小存款开始枯竭,我已到了毫无办法、不知道如何是好的地步。

  “西区有一家出名的叫作韦斯塔韦的家庭女教师介绍所,我每星期都要到那里探望是否有适合我的职业。韦斯塔韦是这家营业所创办人的名字,但是实际上经理人是一位斯托珀小姐。她坐在她自己的小办公室里,求职的妇女等候在前面的接待室里,然后逐个被领进屋,她则查阅登记簿,看看是否有适合她们的职业。

  “唔,上个星期当我照常被领进那间小办公室时,我发现斯托珀小姐并不是单独一个人在那里,一个异常壮的男人,又大又厚的下巴一层摞一层地挂到他的喉部,笑容面地坐在她肘边,鼻子上戴着一副眼镜,正仔细地观察进来的妇女。当我走进里面时,他在椅子上着实颤动了一下,很快转身面向斯托珀小姐。

  “这就行,'他说,‘我不能要求比这更好的了。好极了!好极了!'他仿佛十分热情,着两手,表现出最亲切不过的样子。他这种和气的神态,使人看了感到很愉快。

  “你是来寻找职业的吧,小姐?'他问。

  “是的,先生。”

  “做家庭女教师?”

  “是的,先生。”

  “你要求多少薪水?”

  “我以前在斯彭斯-芒罗上校处是每月四英镑。”

  “哎哟,啧!啧!苛刻啊…这够苛刻的,'他一面嚷着,一面伸出一双肥胖的手,好象情绪激动的人那样,在空中挥舞。‘怎么会有人出这么可怜的小数目给这样有吸引力和造诣的一位女士?”

  “我的造诣么,先生,可能不如你所想象的那么深,'我说,‘懂一点法文,懂一点德文、音乐和绘画…”

  “啧,啧!'他喊着,‘这些都不是主要问题,关键是你有没有一位有教养妇女的举止和风度?简单地说就是这一句话,你若是没有,那你就不适宜于教育一个将来有一天也许会对国家的历史起很大作用的孩子;但是倘若你有,那么,为什么竟有一位先生好意思要求你屈尊俯就接受少于三位数的数目的薪金?小姐,你在我这里的薪水,要从一百镑一年开始。”

  “你可以想象,福尔摩斯先生,这样的待遇,在我这样穷得不名一文的人看来几乎是好得难以令人相信啊!可是这位先生,大概看见我脸上怀疑的表情,便打开钱包,拿出一张钞票。

  “这也是我的习惯,'他说,甜蜜地笑得两只眼睛在他那布皱纹的白脸上只剩下两条发亮的细,‘预付一半薪金给我的年轻的小姐,好让她们应付旅费上的零星开支和添置些服装!”

  “我好象从来没遇到过这么动人、这么会体贴人的人。由于我那时还欠着小商贩的债,这预付给我的钱当然对我是很大的方便。然而,整个接洽过程当中,我总觉得有些地方不大自然,决定多了解一些情况然后再表态。

  “我是否可以问你住在什么地方,先生。'我说。

  “汉普郡,可爱的乡村地区。铜山榉,它离温切斯特才五英里。真是最可爱不过的乡村,我亲爱的小姐,并且还有一座最可爱的古老的乡村房子。”

  “那么我的职务呢,先生?我很想了解一下是什么工作。”

  “一个小孩子——一个刚刚六岁的可爱的小淘气。哟,你要是能够看见他用拖鞋打死蟑螂!啪哒!啪哒!啪哒!你眼睛还来不及眨一眨,三个已经报销了!'他靠在椅背上笑得又把他的眼睛眯成一条了。

  “孩子这样的玩乐兴趣有点使我吃惊,但是他爸爸的笑声使我认为也许他只是在开玩笑而已。

  “那么,我唯一的工作,'我说,‘是照管一个孩子?”

  “不,不,不是唯一的,不是唯一的,我亲爱的年轻小姐,”他大声地说,‘你的任务应该是,我肯定你聪明的头脑会意识到,听候我子的任何命令,假如这些命令是一位小姐理应遵从的话。你看,一点困难没有,是吗?”

  “我很乐意使自己成为对你们有用的人。”

  “那太好了,现在说说服装,比如说,我们喜欢时尚,你知道,有时尚癖,但是心眼不坏。倘若我们给你件服装要你穿的话,你不会反对我们的小小怪癖,是吗?”

  “不,'我说,对他的话感到相当吃惊。

  “叫你坐在这里,或者坐在那里,这将不致于使你不高兴吧?”

  “啊!不会的。”

  “或者在你到我们那里之前,让你把头发剪短呢?”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的头发,福尔摩斯先生,正如你能见到的,长得相当密,并且有着栗子般的特殊泽,颇为艺术,我做梦也想不到要这样随随便便地把它牺牲掉。

  “我恐怕这是很不可能的,'我说。他的小眼睛一直热切地注视着我,当我说这话的时候,我注意到一道阴影掠过了他的脸。

  “我恐怕这一点是相当必要的,'他说,‘这是我子的小小癖好,夫人们的癖好,你明白,小姐,夫人们的爱好是必须考虑的,那么,你是不打算剪掉你的头发了?

  “是的,先生,我实在不能够。'我坚决地回答说。

  “啊,很好,那么这件事就算了。很可惜,因为其它方面你实在都很合适。既然那样,斯托珀小姐,我最好再多看几位你这里其他的年轻姑娘。”

  “那位女经理正坐在那里忙着阅读文件,一句话也不曾和我们两人说过。可是现在她显得十分不耐烦地瞧着我,使我不怀疑她是否因为我的拒绝而失掉一笔可观的佣金。

  “你愿意不愿意将你的名字仍然留在登记簿上?'她问我。

  “如果你乐意的话,斯托珀小姐。”

  “唉!其实,登记似乎也没有什么用处了,既然你用这种方式拒绝了人家提供的最优越的机会,'她尖刻地说,‘你很难指望我们尽力再为你另外找一个这样的机会,再会,亨特小姐。'她打了一下台上的叫人铃,一个仆人进来把我带了出去。

  “唔,福尔摩斯先生,我回到寓所,打开食橱,见里面已经没有隔宿之粮了,桌子上又放着两三张索款单,这时我开始自问是不是做了一件很愚蠢的事。毕竟,如果这些人有奇怪的癖好而又希望别人顺从他们这种最异乎寻常的要求,那么,他们至少是准备为他们的怪癖付出代价的。在英国家庭女教师能够得到一年一百镑的薪水是罕见的,再说,我的头发对我有什么用?好多人把头发剪短以后都显得更精神了,也许我也应把头发剪短。第二天,我想我大概是错了,再过一天我肯定自己是错了。在我几乎要克服我的傲气、重新前往介绍所询问那个位置是否依然空着的时候,我接到那位先生写来的亲笔信。我把它带来了,我这就念给你听。

  温切斯特附近,铜山榉亲爱的亨特小姐:

  承蒙斯托珀小姐的好意将你的地址告诉了我,所以我从这里写信问你是否重新考虑过你的决定。我的子急切盼望你能来临,因为我对你的描述对她产生了很大的吸引力。我们情愿每季度给你三十英镑,也就是一年一百二十英镑,用以补偿因为我们的癖好可能给你带来的小小不便。毕竟这些要求对你并非过于苛刻。我的子偏爱特别深的铁蓝色,并希望你在早晨于室内穿着这种颜色的服装,然而你并不需要自己花钱购置,因为我们有一件原为我们亲爱的女儿艾丽丝(现在美国费城)所有的衣服,据我看这件衣服对你是很合身的。其次,至于坐在这里或那里,或者按照指定的方式来消遣,这将不致于使你感到有何不便。关于你的头发,这无疑是令人可惜的,特别是在和你短暂的会见时我就不为它的如此美丽而大为赞赏。但是我恐怕必须坚持这一点,唯一希望增加的薪水也许足以补偿你的损失。至于照管孩子方面的职责,那是很轻松的。望你务必前来,我将乘马车到温切斯特来接你。请通知我你乘坐的火车班次。

  你的忠实的杰夫罗-鲁卡斯尔”

  “这是我刚接到的信,福尔摩斯先生,我已决定接受这个位置,然而,我认为在采取这最后一步以前最好把事情的全部经过告诉你,请你代为考虑。”

  “唔,亨特小姐,既然你已经拿定了主意,那就这么办吧。”福尔摩斯微笑着说。

  “但是你并不劝我拒绝它?”

  “我承认我不愿意看到我自己的一个姐妹去申请这个职位。”

  “这究竟是什么意思,福尔摩斯先生?”

  “嗳,我没有材料,说不上来,也许你已经有你自己的想法。”

  “哦,我好象只有一种可能的解释。鲁卡斯尔看来是个很和蔼、脾气很好的人,他的子会不会是个疯子?因而他想对此保守秘密,以免她被送入精神病院。所以他要采取各种办法来足她的癖好以防止她的神经病发作?”

  “这是一种说得过去的解释,实际上,事情可能就是这样,这是一种言之成理的解释。但是无论如何,对于一位年轻的小姐来说,它并不是一户好的人家。”

  “可是,钱给得不少!福尔摩斯先生,钱给得不少啊!”“嗯,是的,当然那薪水是高的…太高了。这正是我担心的原因,为什么他们要给你一百二十英镑一年,他们很可以出四十英镑挑选一个,这后面必定有些很特殊的原因。”

  “我想我把情况告诉了你,如果以后我请你帮忙的话,你就会明白是怎么回事。而且,我觉得如果有你做我的后盾,我就会胆壮一些。”

  “啊,你可以带着这种想法前去,我向你保证,你的小难题有可能成为我几个月最饶有兴趣的事。这里有一些特征,显然是很奇怪的,如果你自己感到疑虑或遇见了危险…”

  “危险?你预见到有什么危险?”

  福尔摩斯严肃地摇摇他的头“如果我们能够确定它,那就不成其为危险了。”他说“但是不论什么时候,白天或是夜晚,打个电报我就马上来帮助你。”

  “这就够了,”她活泼地从座椅上站起来,面部的忧容一扫而光。“我现在就可以安心到汉普郡去了,我会马上写信回复鲁卡斯尔先生的,今天晚上就把我可怜的头发剪掉,明天早晨就动身到温切斯特去。”她对福尔摩斯说了几句感谢的话后,就向我们俩道晚安告别,急忙走了出去。

  “至少,”当我们听到她以敏捷、坚定的步伐走下楼梯时我说“她好象是一位很会照顾自己的年轻姑娘。”

  “她正需要这样,”福尔摩斯严肃地说“如果我们许多天后还听不到她的消息的话,我就是大错特错了。”

  过了不久,我朋友的预言果然应验了。两个星期过去了,在这期间我时常发现我的心思一直朝着她那个方向转,疑虑着这个孤单的女孩子误入了什么样的不可思议的人间歧途。不平常的薪水、奇怪的条件、轻松的职务,这一切都说明有点异乎寻常,尽管我无法确定这件事是一时的癖好还是一项阴谋,这个人是个慈善家还是个恶。至于福尔摩斯,我看到他时常一坐就是半个小时,紧蹙着眉头,独自在那里出神,可是我一提到这件事时,他就把大手一挥表示算了。“材料!材料!材料!”他不耐烦地嚷着“没有粘土,我做不出砖头!”可是最后他又经常咕哝着说,他决<冒险史系列(福尔摩斯探案集)> wWW.eMuXs.cOm
上一章   冒险史系列(福尔摩斯探案集)   下一章 ( 没有了 )
新探案(福尔归来记(福尔最后致意恐怖谷巴斯克维尔的失去的世界四签名赎罪迷局深夜鸣响的一
冒险史系列(福尔摩斯探案集)未删节由阿瑟·柯南·道尔创作,情节跌宕起伏,精彩好看。冒险史系列(福尔摩斯探案集)全文字首发,冒险史系列(福尔摩斯探案集)免费阅读最新章节,铜山榉案。义母小说网坚持无弹窗更新,欢迎您天天光临,义母小说网是冒险史系列(福尔摩斯探案集)免费阅读首选之站,冒险史系列(福尔摩斯探案集)无广告精心整理出未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