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秾大神最新作品《大虞后宫记事》最新章节
义母小说网
义母小说网 侦探小说 武侠小说 玄幻小说 竞技小说 网游小说 幽默笑话 穿越小说 历史小说 灵异小说 诗歌散文 仙侠小说 全本小说
小说排行榜 两性小说 经典名著 言情小说 现代文学 官场小说 军事小说 同人小说 重生小说 都市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伦理小说
好看的小说 乡村欲孽 村光乡野 妇科男医 猎艳江湖 风云传奇 洪荒少年 留守村妇 茹母含新 极品上司 驾驶生涯 娇艳人生 渔港春夜
义母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虞后宫记事  作者:烟秾 书号:26384  时间:2020/5/12  字数:10012 
上一章   第132章 番外赫连睿与慕媛    下一章 ( 没有了 )
天色晴好,秋高气,碧蓝的天空下飘着几片秋叶,不住的在盘旋着,慢慢的跌落在了地上,荥城的大街上响起了震耳聋的鞭炮声,在这鞭炮声里,还伴着吹吹打打的唢呐和喇叭的声音,一顶鲜红的花轿在几个喜娘的陪伴下正往城北走了过去。

  街道两旁的人奇怪的朝轿子指指点点:“新郎竟然没有骑马来接花轿。”

  “新娘也没带什么嫁妆,就后边几十台东西,怕都是郑家的聘礼罢,郑家可是高门大户,谁家嫁女儿进去不给自己女儿贴补些的,怎么这嫁妆便这般寒酸?”一个山羊胡子疑惑的看了看跟在花轿后边的那几十台嫁妆,不住的摇头叹气。

  “你知道什么!”旁边有人嗤嗤笑了起来:“那是郑家老三娶亲,可不是二公子!郑家二公子眼界儿可高,到现在还没聘着他要的天姿国的呢!”

  “竟然不是郑家老二?我还以为按照顺序,该是那郑二公子了,原来竟是郑家老三吗?这就难怪了!”周围的人都发出了惊叹声,默默点头以后,又有人好奇的问:“也不知道谁会愿意嫁给他。”

  郑家是西川有名的大族,荥郑家那真是赫赫有名的富户,荥三分之一的田庄该都是姓了个“郑”字。郑老爷膝下有三子四女,女儿皆已出嫁,嫁的都是豪门大户,大公子已经成亲,娶的是庐陵张家的嫡长女,二公子自持家中富足,自己又生得风潇洒,发誓定要娶国天香的女子,郑夫人心疼儿子,重金收买那些媒婆,带了郑二公子到处偷偷去相看那些贵女——其实郑二公子完全不必偷偷的去看,只要他说上一句,那些贵女们恐怕也会自己排队站好任凭他挑选——谁叫他是郑二公子呢?

  至于郑家的老三,提到他,荥城的人个个都是摇头惋惜。郑三公子长相倒是端正,可从小便生了一场大病,结果烧坏了脑子,既识不得字,还不能开口说话,郑老爷和郑夫人请了无数大夫来看都没有治好。郑三公子十岁那年,来了个游方和尚到郑府替大相国寺化缘,说来也巧,郑三公子本是由丫鬟带了在园子里玩耍,谁知那会儿竟然就自己走了出去遇着了那和尚。那和尚看了看郑三公子的面相,不住摇头又不住点头,看得郑夫人一阵心惊胆战:“大师,我儿究竟还有没有治好的时候?”

  和尚朝郑夫人呵呵一笑:“夫人,贵公子这是命里注定的劫难,需要在八年以后遇着贵人方能化解。”

  郑夫人听说儿子有救,心里大喜,也不管八年是一段漫长的时光,毕竟有了盼头总比绝望要好,赶紧吩咐丫鬟拿了一笔足足的香油钱出来。那和尚也不推辞,收在怀里,指了指郑三公子道:“八年后贵府公子有一次大劫难,会昏睡数不醒,你们只管喂着米汤水将养着,然后去寻一个庚申年八月八辰时末刻出生的女子,而且那女子的右腕上有一颗梅花形的红痣,若是找到了,赶紧替她聘了下来抬过来完婚,以后一切便好了。”

  郑夫人将信将疑,把那八字和特征记了下来,一心盼望着八年以后会不会真能像那和尚说的这样有奇迹出现。从那和尚走了以后,郑夫人便拖人到处去打听那生辰八字和右腕有梅花红痣的女子,可周围遍寻不获,找了八年都没有找到,郑夫人都有些心灰意冷了,开始怀疑那和尚说的话是否属实。

  就在她怀疑的时候,约莫十来天之前,刚刚过了十八岁生辰的郑三公子突然有一昏死了过去,每天都是闭着眼睛睡在上,说他断了气,将手探到他鼻子下边,偏生还有暖洋洋的呼吸,说他还活着,可却怎么也没有睁开过眼睛。

  郑夫人突然想到了那和尚说的话,心里又惊又喜,莫非老三这是要好的前兆?可是究竟去哪里能找到这个生辰八字与红痣集于一身的女子呢?郑夫人心里可真是着急了,将府里一大半的人都派了出去寻找,总算在前几里边得了回信儿。

  城北有个碧水庵,里边有间屋子是专门收留女叫花子的地方,那一郑夫人的贴身管事银叶妈妈到外边走累了,经过碧水庵便走了进去,想问那里的庵主讨碗水喝。那庵主姓梅,是个年轻的女子,端了两碗水出来,一碗递给了银叶妈妈,一碗递给了一个在一旁坐着的叫花子:“刚刚吃了馒头,别噎着,你再喝些水罢。”

  那叫花子脸上蒙了一层泥垢,和身后的柱子差不多颜色,也看不清她的长相,可就在她伸出手来接碗时,手腕上梅花形的痣出现在银叶妈妈的眼前。尽管那个痣因为手腕上是泥垢看不出什么颜色来,但还是能清楚的看到那是一朵梅花形状。银叶妈妈有些激动,站起身来握住了叫花子的手:“姑娘,你可还记得你的生辰?”

  那个女叫花子的脸上全是灰尘,根本看不清她长得美还是丑,可银叶妈妈听了她报上来的生辰八字以后,眼里的女叫花已经成了绝美人儿,她激动的将她拖了起来,对着梅庵主道:“能不能麻烦庵主帮她烧点水,沐浴更衣?”

  梅庵主不知道银叶妈妈想做什么,但是她知道郑家有头面的管事婆子不会做出什么离谱的事情来,点了点头,她吩咐两个小尼姑去烧了桶热水,女叫花子也很高兴,洗得干干净净的走了出来,这一下,不仅是银叶妈妈觉得她是绝美人,就连梅庵主也愣住了,几乎要口喊了出来:“皇后娘娘!”

  不,她不是皇后娘娘,她比皇后娘娘要年轻多了,看上去才十五六岁的模样,可那长相却如同是和皇后娘娘一个模子里边印出来的一样,分毫不差。梅庵主转身念了一句佛,心里想着这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呢。

  慕媛也盯住了梅庵主,心里实在想要相认,可又怕惊扰了她。那她追随赫连睿从云端降下,只听有人在她耳边说了个生辰八字:“你一定要记住,这是你和赫连睿再相见的关键,若是你忘记了,那可再也见不到他了。”

  当她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变成了一个饿昏了的小叫花子,梅绵福正坐在自己身边,一勺一勺的喂着稀粥,看看自己身上,衣裳褴褛,身的灰尘,指甲里都是乌黑一片,想必脸上也差不多罢,难怪梅绵福没有认出自己来。

  梅绵福喂了她小半碗稀粥,又递给她一个馒头,同情的说道:“你是哪里人氏,怎么会饿昏在我这个碧水庵前边?若不是碰巧我今在庵堂里,叫人把你送了进来,恐怕你就已经饿死了。”

  慕媛心中感激,正准备开口说话,不料外边传来一阵脚步声,梅庵主将馒头到她手里便往外边走了去,银叶妈妈就这样进来了。一切就是这样发生了,莫非这是冥冥之中上天指引着她往赫连睿身边去了吗?慕媛只觉很踏实,望着银叶妈妈笑了笑,看得银叶妈妈有些失神,没想到方才看着一脸脏兮兮的小叫花子,洗干净了竟然如此美貌,而且那神态从容,仿佛大户人家的小姐。

  “姑娘,你是哪里人氏?家中可还有父母?”银叶婆婆小心翼翼的问她。

  慕媛低下头来,心中一酸,想到了远在宫里的姑姑,还有留在京城的弟弟,看起来以后自己都再也不能与他们相见了。看着银叶妈妈一脸希冀的看着自己,慕媛极力忍住自己想要流泪的感觉,轻声回答:“父母都已经亡故了,本来是要回老家的,谁知路上仆人将值钱的东西都偷走,我只能行乞为生。”

  “那姑娘的老家在哪里呢?”银叶妈妈连连点头,还有仆人护送,这姑娘该是大户人家的小姐,难怪周身好气质,可她若是回了老家,老家的族人不让她嫁给三公子,那又如何是好?

  “我父亲很早就出来了,从未带我和母亲回过老家,依稀记得他曾提到过老家是在南边象郡的一个山村,可具体的地方还得那仆人才知道,可那仆人已经…”慕媛抬手擦了擦眼睛,楚楚可怜的望着银叶妈妈道:“能不能将我引荐到府上去做个丫鬟?”

  银叶妈妈大喜,抓起慕媛的手道:“不,不用你去做丫鬟,要你去做少呢!”

  慕媛愕然的望着银叶妈妈,去做少?这是什么状况?但是回想到神仙指引她时说过的话,她心里便安定下来,或许这是天意吧。

  银叶妈妈笑着解释说:“我们家三少爷,生得可是俊!只不过这些天得了怪病,有位大师说要找个我方才说的那生辰八字、手腕上生着一朵梅花红痣的姑娘成亲才能化解了他的灾难呢。”

  原来是叫自己去冲喜呀,慕媛心中有些犹豫,去,还是不去?万一那人不是赫连睿,那自己怎么走出夫家那扇门?她望了望银叶妈妈,询问了下郑三公子的病情,得知他昏不醒有十来天,算了算时间,心里突然踏实了下来,那人肯定是赫连睿,他过世后,魂魄附身到了郑三公子身上,就像魏凌代替她在皇宫里活着一样。

  “妈妈,我愿意答应。”慕媛含笑回答:“只不过我要三媒六聘,明媒正娶,可不是过去做小妾的。”

  银叶妈妈连连点头:“这是当然,那位大师也代,必须是正之礼娶过来。”她心里想着,三公子这样,好人家的姑娘谁愿意嫁他?现儿有个这么美貌的愿意嫁,已经是求之不得了!她指了指梅庵主道:“就请庵主作证罢,我这就回府去向夫人禀报,姑娘就在此处安心等候罢。”

  “有劳妈妈了。”慕媛含笑颌首,亭亭玉立,看得银叶妈妈心中好一阵感慨,真真是好仪态,好教养!赶紧飞了一双小脚飞快的跑回了郑府去报喜讯。

  郑夫人听说银叶妈妈无意间便觅到了人,很是欢喜,又听说那姑娘原本出身大家,长得十分美貌,更是满意,赶紧打发了媒人去碧水庵提亲,慕媛不好自己答应,只能请了梅庵主充当长辈,将庚帖换了,又去官府登记了婚书。成亲前一晚上,梅庵主将郑家送过来的聘礼一样没剩的交给了慕媛,另外还给她一对翡翠镯子添妆。

  慕媛见那镯子正是自己叮嘱蓝灵杏给梅绵福戴上的,不由得也感叹造化人,果然是因果轮回。梅庵主却全然不知慕媛的心事,只是笑着说道:“我无儿无女,”说到这处,心却像被刀子扎了一半,想到了自己留在宫中的儿子,几乎要落下泪来:“我留着这些也没什么用处,不如给施主结个善缘。”

  过了几,郑家便派人吹吹打打的来接新娘子了,慕媛穿上了郑家送过来的吉服,带上了凤冠,放下珠帘,在喜娘的搀扶下上了花轿,梅庵主拭泪看着她的身影,仿佛看到了皇后娘娘一般,那气势,可真和皇后娘娘扶着蓝灵杏的手走路没什么两样。

  可现在宫里边皇后娘娘还在呢,不对,现在该叫太后娘娘了,一想到赫连鋆已经即位,自己的儿子也成了太子,梅绵福心中也是欢喜,即使她现在只是乡间一个庵主,可她却活得很自在,也很舒坦。

  花轿在郑家大门口落下,喜娘搀扶着慕媛走了出来,刚刚将脚跨进郑府的大门,一个丫鬟便匆匆忙忙的从内院里边跑了出来,直奔大堂而来,一路上还大声在喊:“老爷,夫人,三公子他醒过来了!”

  郑家的大堂本来挤了来贺喜的人,听到这叫喊声,不由得都面惊异之,原本他们都是想来看笑话的,因为听说郑家信了一个和尚的话,竟然聘了一个叫花子来做媳妇,没想到这还真有作用,郑三公子还真醒了。

  郑老爷和郑夫人皆是大喜,恨不能生出翅膀来飞去儿子院子里头看个究竟,可是大堂上这么多人在贺喜,总不能主人家都走了,留下一屋子客人,所以郑老爷没有动弹,依旧坐在主座上边,郑夫人扶了丫鬟的手便飞快的往后院走了去。

  “夫人,三公子不仅醒来了,而且会说话了!”那报信的丫鬟用手帕子擦着汗,那脸上受惊的神色依然还在:“三少爷开口便说了自己的姓氏,只是那尾音儿不浓…”郑夫人听了更是欢喜,双手合十念了一声佛:“那位大师可真没骗我,看来老三媳妇真是老三命里的救星。”

  赫连睿是醒来了,他睁开眼睛正准备大声喊:“朕要起身了,进来伺候。”可刚刚喊了个“朕”字,却发现这里并不是长乐宫,旁边站着的两个女子也不是蓝灵和杏,身上甚至没有穿宫女的衣裳。

  “三公子,你醒来了?”一个女子激动的应声过来,望了望赫连睿,对旁边的女子道:“赶紧去告诉夫人这个喜讯,三公子醒了!”

  赫连睿听得云里雾里,就见那个女子转身飞跑了出去,留在头的这个女子絮絮叨叨的说道:“三少可真是三公子命里的救星!这花轿怕还没到门口呢,三公子就醒了!”

  赫连睿听着她一口气不歇的在说着话,好像自己该是她口里的三公子,今正要娶亲,心里有些慌乱,媛儿呢,媛儿在哪里?自己娶亲了,媛儿怎么办?那丫鬟见他一脸懵懂的看着自己,索坐了下来慢慢解释:“三公子,你生病的时候,夫人可算帮你把那命中贵人找到了,今便是你们的良辰吉。”

  赫连睿牙齿里挤出了几个字:“良辰吉?”除了媛儿,他谁都不要,这些女人怎么自作主张的给他娶亲了?

  “三公子…”那丫鬟震惊的站了起来望着他:“你会说话了?”

  “朕什么时候不会说话?”赫连睿很不耐烦的看了她一眼,谁来把这个啰嗦的女人赶出去,告诉自己真相究竟是什么。

  “三公子,你念错音了,咱们是荥郑家,还得加个尾音呢。”那丫鬟听了格格直笑,看着赫连睿的眼里充了一种惊奇,三公子能说话了,看上去英俊多了,比二公子不会差呢。

  正在说着话,就听外边响起了一阵脚步声,郑夫人由几个丫鬟领着走了进来,一见赫连睿好端端的坐在上,不由得眼泪珠子唰唰的落了下来:“娘的儿啊,你总算醒了!”一边说着一边便扑上前来。

  赫连睿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郑夫人抱住,眼泪打了他的脖子:“儿啊,你可醒了,吓死娘了!幸好给你娶的媳妇没娶错,要不是还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呢。”

  又一次提到了新娶的媳妇,赫连睿心中紊乱,望着郑夫人的脸道:“娶媳妇?”

  “哎呀,真的会说话了!”郑夫人拉住赫连睿的手,笑得眉毛都飞了起来:“这媳妇娶得真是好。儿呀,你放心,你现在身子虚,不能拜堂,先让你二哥替你去拜堂,你且休养着,身子好了再圆房不迟。”

  赫连睿呆呆的听着,脑子里边一团糟,看起来自己已经不再是赫连鋆,大虞那个高高在上的皇上,而是变成了现在荥郑家的三公子了,今是他结婚的好日子,听起来那个新娘是娶来冲喜的。

  他颓然的倒了下去,心里想着宫里的媛儿,不知道她现在是什么样子,得知他的死讯,会不会很心急?郑夫人见他那模样,赶紧劝他:“儿啊,你的那个媳妇生得美貌,等你见了便知道了,先好好歇着。”

  “我不想见她。”赫连睿拉上了薄薄的被子,无助的闭上了眼睛,现在来到这个陌生的郑府,又凭空里掉下了一个媳妇来,使他更强烈的想念起慕媛来。郑夫人见他那模样,叹了口气,伸手拍了拍赫连睿:“老三,你安心歇息着,外边客人多,我先去招呼。”

  郑夫人迈步往外边走去,不娶这个媳妇怎么办?那可真是老三命里的救星,花轿才到门口,老三就醒了,而且也不傻了,还能开口说话——大师不早就给他算过了?可他还偏偏这般执拗。不行,无论如何也得留下这个媳妇,不能让老三再受苦了。

  郑二公子穿着寻常的衣裳站在喜堂上代替弟弟和慕媛拜了堂,他瞄了下新娘子的身影,可真是窈窕无双,就是不知道脸长成什么样子,听说是叫花子出身,肯定生得就那模样,要是生得好,还不会被卖去青楼,或者进府做丫鬟?

  想到此处,郑二公子一心想看弟媳妇长相的心思熄了,和慕媛拜了堂以后便自顾自的倒旁边和人喝酒厮闹去了。慕媛由新人们扶着进了新房,到那里一直坐到了晚上。

  天慢慢的黑了下来,站在旁边的喜娘朝丫鬟眨了眨眼睛,丫鬟们会意,赶紧跑出去问郑夫人的意思,郑夫人听了呆了呆,吩咐丫鬟道:“让少自己歇着罢,就说三少爷身子还没好彻底,暂时不圆房了。”

  丫鬟一溜小跑回了院子和喜娘说了句,喜娘同情的看了端坐在头的慕媛一眼,心里道这三公子真不是个好人,分明是少救了他的命,可偏偏却不承这个情,大概是嫌弃少出身不好了。

  一边叹息着一边将慕媛的盖头揭了下来,低声对慕媛道:“三少,你且放宽心,三公子醒了自然会来看你。”

  慕媛心里本来也不愿意就这样贸然和那三公子见面,若他不是赫连睿,自己该如何是好?听到喜娘这么说,心里也安定下来,自己伸手去取凤冠:“这凤冠可真是太沉了。”

  喜娘看着慕媛一双手甚是光滑,端的是皓腕如雪,在灯光下映着,玉雪可爱,不由得呆了呆,这时慕媛已经将凤冠取了下来,只是勾住了她一缕头发,她仰起脸来,一双眼睛转了下,站在旁边的喜娘和丫鬟只觉得华堂生辉,如有芝兰在庭,熠熠生辉,让人无法直视。

  “三少那可是绝美人呐,三公子怎么就这样命好,真是傻人有傻福。”喜娘和丫鬟走了出去,口里还在不住的念叨,犹在回忆着那张芙蓉粉面初眼前的娇柔。

  第二早晨,慕媛睁开了眼睛,就听窗户外边有鸟儿婉转啼<大虞后宫记事> Www.EmUxS.CoM
上一章   大虞后宫记事   下一章 ( 没有了 )
当女人穿到男金字塔下的纸顽妻翻天,扑别叫我娘子g且待莲开暴君霸宠庶女穿越之无田无降身女配食——色邪王缠爱,百
大虞后宫记事未删节由烟秾创作,情节跌宕起伏,精彩好看。大虞后宫记事全文字首发,大虞后宫记事免费阅读最新章节,第132章番外赫连睿与慕媛。义母小说网坚持无弹窗更新,欢迎您天天光临,义母小说网是大虞后宫记事免费阅读首选之站,大虞后宫记事无广告精心整理出未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