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妃子大神最新作品《下堂钱妻,侯爷求复婚》最新章节
义母小说网
义母小说网 侦探小说 武侠小说 玄幻小说 竞技小说 网游小说 幽默笑话 穿越小说 历史小说 灵异小说 诗歌散文 仙侠小说 全本小说
小说排行榜 两性小说 经典名著 言情小说 现代文学 官场小说 军事小说 同人小说 重生小说 都市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伦理小说
好看的小说 乡村欲孽 村光乡野 妇科男医 猎艳江湖 风云传奇 洪荒少年 留守村妇 茹母含新 极品上司 驾驶生涯 娇艳人生 渔港春夜
义母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下堂钱妻,侯爷求复婚  作者:柳妃子 书号:26397  时间:2020-5-12  字数:6041 
上一章   第一百二十章 落幕不会是终结    下一章 ( 没有了 )
“啪”田氏拍案而起,厉声说道“好你个儿媳妇,竟敢顶嘴了,来人,给我掌嘴,我就不信了,我这个当婆婆的还管教不了你了。”

  “是,”王妈妈一个大步上前,揪住钱瑾的领口,手高高都扬了起来,钱瑾已感到一阵风朝自己扫过来,她本能地双手使劲一推,王妈妈整个人往后倒去“砰”地一下,头撞在了地上。

  “反了,反了,”田氏扯开嗓门便喊着“你一个儿媳妇连我的人都敢打了,是谁给你雄心豹子胆的。”

  钱瑾扯平了被揪皱了的襟口,淡淡地说道“就当儿媳妇替你管教下人了吧。”

  “哎呀,了不得了,枫哥儿居然娶了个不孝的女子进门,这要是拿到朝堂去说,估摸着连皇上都会让他休了她呢。”蓝英在一旁煽风点火,那衣裳的气儿没处出呢。

  “可不就是这么说,英儿,你家江河不是过两就回京述职了么,这事儿让他一同禀了皇上去。”田氏脑筋倒是转得很快,连女婿什么时候来京述职都利用上了。

  关于蓝英,钱瑾听曹妈妈说起过,嫁到商州城的一个县官,可是嫌弃丈夫没用,时时往娘家跑,这次那江河三年县官生涯已,来京等待皇上的新任命。

  “是,女儿记下了,”蓝英想都没想便应下了。

  姨夫人听了只摇头叹气,皇上岂会管你们这些蒜皮的事儿。

  钱瑾见两人还未出来,这大堂也待得有些烦闷,便想出去走走,透个气,可那地上的王妈妈跟打了血似的,拉住钱瑾的腿,嚎道“大少打人了,打完了还想走。”

  王妈妈的嚎叫声引得下人们窃窃私语。

  田氏在一旁喝着茶,好不悠哉,最好是王妈妈能继续哭,哭到蓝老爷出来。

  那王妈妈可真是田氏的贴心人,不用提醒便稀里哗啦地嚎,钱瑾的腿被她抱得紧紧地,不出来。

  “嚎什么嚎,”还未看到蓝老爷出来,便已听到他的怒喝。

  王妈妈的哭腔当即便停了下来,望着田氏,寻求下一步的指使。

  田氏手持茶盏的盖子,轻轻磕了几下。随即王妈妈的哭喊声震耳聋,让人听了十分的烦躁。

  不过王妈妈刚哭完一声,后背便被重重地踢了一脚,蓝枫正怒容面,这一脚下了重力,踢得那王妈妈当场吐了口鲜血,昏了过去。

  “来人,给我拖出去,”蓝枫发话道,这边护着钱瑾“有没有吓到。”

  钱瑾微微一笑“没那么胆小,放心。”

  蓝老爷就跟在蓝枫后面走出来,他瞪了田氏一眼,说道“把府中的产业整理一下,分一半给枫儿。”

  “凭什么,”田氏回过味来,腾地站了起来“我致远才是嫡子,这家中的产业理该都归他所有,为何要分一半出去给他。”

  “在我眼里,没有亲疏之分,没有嫡庶之别,两个人都是我的儿子,”蓝老爷的话音一落,姨夫人动容却含而不,而田氏像被戳中了要害一般,惊跳了起来“不行,妾身绝不同意。”

  “我是只会你一声,不是来征求你的意见。”

  钱瑾抚了抚发的脑门,轻声对蓝枫说道“子昊,我们先走吧。”实在是吵杂得很。

  姨夫人也坐不住了,起了身子朝蓝老爷微蹲了身子“妾身告退了。”

  “别走,”田氏发了疯似的拉住姨夫人“你们休想拿走我们府中的任何一样东西。”

  “啪!”清脆的掌声来自田氏的脸颊之上,蓝老爷瞪圆了,怒道“你魔怔了不是?致远是什么样的孩子你不是比我更清楚,家业都到他手上,到时候败光了你哭都来不及,我好不容易劝说住枫儿,你又来胡搅蛮地,是不是不想在这家待了?”

  田氏懵了,眼冒金星,好在蓝英扶住了她,不至于跌倒。

  “娘,您没事吧?”

  “英儿,你爹他打我…”田氏捂着脸颊,死死地抓着蓝英的衣服“他居然打我?”

  “够了,”蓝枫不愿在看着她们做戏了“除了瑾儿的嫁妆,其他东西我一点都不会拿。”

  “不行,”田氏见蓝枫退让,立刻抹了眼泪,站起来指着钱瑾,说道“那也是府里的东西,不准拿走。”

  蓝老爷一掌推掉了田氏的手,紧紧地捏着说道“你别太过分了,你所做的事情难道就不值得给枫儿一半的家业么?现在倒好,连儿媳妇的嫁妆都觊觎上了,我问你,我可动过你的嫁妆分毫?”

  “我是我,他们是他们。”田氏耍泼道。

  “婆婆,你想怎么样?”钱瑾蹙眉,蓝老爷碰上这样一个夫人,难怪难挡当年姨夫人的情意了 。

  “人可以走,东西留下。”

  “可以。”钱瑾干脆地答应了。

  田氏脸上展胜利者的姿态“早答应不是什么事情都没了。”

  “瑾儿,”姨夫人和蓝枫异口同声叫道“…”钱瑾莞尔一笑,示意他们安心,这边对田氏说道“婆婆,您若是得了我的嫁妆,可相应地也要承担它们所带来的后果。”

  “你别危言耸听,就几担嫁妆有什么后果?”田氏才不会让快要到手的东西白白从手中走。

  钱瑾这么说,甚至于蓝老爷也不是很明白她的意思,更加不用说蓝英和杨氏这些旁人。

  “其一,李宰相获罪,丽妃娘娘自然不会好过了去,而她所钟爱的绣坊怕是会被牵连,婆婆应该知晓我那些陪嫁品都是赛牡丹出来的,其二,儿媳妇娘家如今是皇上亲封的粮商,可是刚刚起步,而儿媳妇又没有兄弟支撑门户,那些个嫁妆银子是用来以备不时之需的,敢问了婆婆,儿媳妇这番解释后,你还敢要那些嫁妆吗?”

  钱瑾虽夸大了一些,却十分在理,这便是政治,皇后娘娘看谁不舒服,就算是牵连了无辜也要出这口闷气。

  “那你拿了那些嫁妆绣品怎么不害怕皇后娘娘会责难?”杨氏和蓝英知晓钱瑾是赛牡丹的东家,而那钱玉不过是私自夺了绣坊的名号。

  钱瑾在赌,因为曹妈妈之前说过,皇后喜欢那些绣品,却不能明着说,毕竟她是母仪天下的皇后,而李妃娘娘不过是个妃子,怎能和妃子有同一喜好,而那李妃,不问清楚便赏了钱玉开的绣坊,这让钱瑾有了一丝机会,那便是皇后拿罪钱玉后能放过自己,虽她身份尊贵,却也有了台阶可下。

  气氛一下子冷了下来,田氏不知该说什么了,张了张嘴,眼内十分不甘心。

  “哈哈哈…”蓝老爷朗的笑声大破了这冰冷的气息“这世道怕是一般女子都参不透,而瑾儿却字字在理,嗯…不错,枫儿,你应当好好珍惜瑾儿,别在做那些不着道的事儿了。”

  钱瑾脸庞红霞扑面,怯怯地说道“公公谬赞了。”原来蓝枫之前休一事,蓝老爷是一清二楚,不过小两口的事情,他不便掺和。

  “今就这么散了吧,就如我安排的那般,枫儿得一半的产业,明我便将家业分上一分。”蓝老爷当此事算是告一段落了。

  可是,杨氏如田氏一般不甘,睬下眉头,计上心来,说道“爹,明儿媳妇回娘家。”

  照理说儿媳妇回娘家根本不需要同公爹讲,杨氏这么说是想提醒蓝老爷,你把家产分出去,我们娘家人是肯定不会同意的。

  “你暂时不用回去了,”蓝老爷言道“难道你不知道你爹同李鹤走的过于紧密而被皇上囚在府吗?”

  “被囚了?”杨氏有些不敢相信,娘家可是自己的坚实的后台,爹爹被囚了,谁还能帮她说话。

  凡是和李鹤走到过于亲密的官员都被皇上问责,轻者贬官三级,重者直接和李鹤关进天牢,蓝老爷有先见之明,悉时局,因此在家做个闲散的侯爷,这边让蓝枫暗中助皇上清敌。

  最后,田氏和杨氏谁都没得到好处。

  钱瑾知晓蓝枫的产业遍布各州城,便劝服他说道“家里那点东西都给致远留着吧,不然落人口实,反而不美了。”

  “知道了,”蓝枫轻笑,摸了摸她的鼻尖“这么点银子我还不至于同弟弟相争,倒是你,富得油,看要养着为夫。”

  “侯爷见笑了,妾身的这点银子可不及你三分呢,要说养着,我倒是想好好歇一歇,您看…”

  “好,好好养着,先给为夫生个孩儿为妙…”还未等钱瑾反应过来,人已经被抱尚了榻。

  “青天白呢,让人看见不好,”钱瑾紧张地往外面看去,哪里有人在白里耍浑的。

  “没人看见不就好了,”蓝枫边她的衣裳边说“两位妈妈都替我们把人打发走了,娘子就安心歇息。”

  两边帐子随着蓝枫手一挥,飘然落下,遮住了无限,却遮不住无边的爱意。

  接着半个月来,蓝枫帮着皇上清敌肃查,凡是参与李鹤和蛮族造反的官员一一被问罪,因着太忙了,钱瑾只见了蓝枫两三面。

  这蓝枫拖着疲乏的身躯回了新府邸,进了屋便是倒头大睡,钱瑾看了只摇头,外面的形势十分紧张,人人自危。

  夜深之时,蓝枫才醒过来,钱瑾守着一盏灯,饭菜已热两遍了。

  蓝枫吃了几口米饭后,深邃的眼眸停留在钱瑾的脸上“我脸上长花了么?”钱瑾摸了摸脸庞,笑问道。

  “岳父能生出你这么一个聪慧的女儿,钱玉怎么如此的愚蠢。”语气中充了打趣的意味,钱瑾望了他一眼忙着手中的绣活,想来钱玉是没有听进自己的劝告了“是不是她去找了李妃娘娘?”

  “聪明!”蓝枫将手中的筷子一放,难以置信道“想不到那钱玉蠢钝无比,居然会去求李妃娘娘救凌书桓,皇后娘娘不用片刻功夫便知道了她俩的关系,钱玉要是有你一半的聪明也不至于连自己也打进去。”

  钱瑾听了怔怔的,而后苦涩一笑“皇后大概会怎么处置?”

  “你想救她?”蓝枫不解,她为何还会关心钱玉。

  钱瑾摇摇头,短叹了一声“若是杀手之罪,总要有个人为她收尸,说起来,我还是不愿是这样的结果。”

  蓝枫伸手握住钱瑾的微微有些凉意的手,安慰道“你做的够多了,若不是你仔细小心,也不知道死过几回了。”

  情蛊的毒发,周乾的死状,同钱玉的嚣张和跋扈一一呈现在眼前,钱瑾闭上了眼,一颗晶莹的泪珠从眼角滑落,同时听到蓝枫略微深沉的声音“我的瑾儿终于懂得如何保护自己了。”

  “对了,”钱瑾轻轻擦走眼泪,问起了安郡主,岔开话题算是缓解一下这凝重的气氛“安郡主最近怎么样了?”

  蓝枫眼里是戏谑之,故作正道“提她做什么?她可是你的情敌!”

  “瞎说什么,”钱瑾抛了个白眼过去“好友不可戏,看得出来,郡主现在喜欢的人是慕言,而且你现在后悔来不及了,当初是你说了不会纳妾的,就算…”

  蓝枫看着钱瑾那樱红小嘴一张一合地,舐了一下嘴,毫不犹豫地贴了上去,为防止钱瑾退缩,一只手抵住她的后脑勺,不让她有机会逃脱。

  一个夺人呼吸的深吻之后,钱瑾才缓过气息来,嗔道“真和你说正经的,你和安郡主的赐婚怎么不了了之了?”

  蓝枫的下颌抵住钱瑾的头顶,抱着她摇摇晃晃“皇上可不是昏君,知道我有子了便只好收回成命了。”

  那是皇上怕安郡主重蹈姨夫人的覆辙,身份尊贵却只能为人之妾,皇室出这等事情一次便够了。

  蓝枫看钱瑾默不作声,继续说道“慕言爱慕安已久,两人平里打打闹闹的,感情不浅,只是安不知道罢了,现在涉及到赐婚了,慕言才加了把劲儿,不然,我们两个可没那么舒坦。”

  这点钱瑾很是赞同,毕竟那次安去明州城的时候是带着挑衅而去的。

  蛮族战败,退居十五里外,不敢再对大顺的肥沃之地虎视眈眈,京城总算是拨开云雾见青天,皇上亲政,颁布了一系列特赦,其中也包括凌书桓和钱玉。

  “曹妈妈,可有钱玉的消息?”钱瑾正在小憩,听闻曹妈妈的脚步声,立刻睁开了眼睛。

  “听说是被发配到南疆去了。”曹妈妈回道。

  被分配到那种荒无人烟的地方?钱瑾不明,和李妃娘娘好不该会有这么凄惨的下场呀“打听清楚了么?不过是给李妃娘娘提供了绣品而已,怎么会判这么重的刑?”

  “打听清楚了,”曹妈妈确定道“听说她是为了凌书桓,祈求皇后娘娘不要让他们两个分开,皇后娘娘见她痴心一片便答应了。”

  钱玉的罪名原本是很轻的,想不到会是这样一个结果。

  钱瑾正听闻钱玉的消息之后有些惆怅,精神提不起来,反倒是刚下朝的蓝枫则脸笑容,见子精神不佳,先是询问了曹妈妈 ,曹妈妈把钱玉的事情说了一遍,蓝枫这才逗起了钱瑾“别伤神了,到时候我让人关照一下便是了。”

  钱瑾不想影响蓝枫的好兴致,打起精神问道“有什么喜事么,瞧你高兴的?”

  “还真是有一件好事,和你有关?”

  “我?”钱瑾纳闷了,打从搬离了蓝府之后,过得是自己期望的平淡日子,怎会无缘故会有好事临门。

  “打开看看。”蓝枫将一封明黄的绸轴递了过去。

  钱瑾展开看完,惊喜不已“是皇后娘娘的意思?”

  蓝枫偷吻了一下,狡黠道“我有几个胆子让皇后按我的意思办,自然是她的懿旨了。”

  皇后的懿旨是让钱瑾重新开张赛牡丹,但是绣坊的名字叫凤求凰,以后皇后会让宫人将花样子拿出来让绣坊绣制,这样好的消息让钱瑾为之一振,这么说,赛牡丹的事情就此翻篇了。

  “皇后要见你,明早你同我一起进宫。”

  “皇后要见我?”钱瑾惊道“她知道我是钱玉的姐姐吗?万一…”

  “你是钱玉的姐姐,但是更是我蓝枫的子,皇后大度,与你无关的事情便不会为难你的。”蓝枫目光灼灼,看着有些惊慌的子,笑了。

  “那我先去准备准备,”觐见皇后娘娘岂能马虎,钱瑾在蓝枫抱住她之前如兔子一般跳开了,嬉笑地离他的双臂范围之内。

  次,晨雾朦胧,初夏的清晨泛着珠的滋润,喜鹊在一品护国忠勇侯爷府前叽叽喳喳叫个不停,厚重的府门吱呀一声打开了,蓝枫身着紫朝服,身旁站着五彩丝雀翎一品诰命服的女子,两人相识一笑,朝门外的轿子走去。

  此时,头徐徐上升,照在两人的肩上,三年前,钱瑾怎么也想不到会和夫君相扶相持地一幕,她不会忘记那些独自谋生的日子,没有那段时间的苦,何来今的甜。

  “起轿~~~”一声高呼之后,两顶轿子晃悠悠地朝皇走去,慢慢地消失在灿烂地光中。

  ****本文完*  wWW.emUXs.cOm
上一章   下堂钱妻,侯爷求复婚   下一章 ( 没有了 )
总裁偷腥代孕他怀了那个渣本宫想去死一素华映月极品总裁:娇欲火焚村相公,小生不黑铁之城洛城月重生种田养包
下堂钱妻,侯爷求复婚未删节由柳妃子创作,情节跌宕起伏,精彩好看。下堂钱妻,侯爷求复婚全文字首发,下堂钱妻,侯爷求复婚免费阅读最新章节,第一百二十章落幕不会是终结。义母小说网坚持无弹窗更新,欢迎您天天光临,义母小说网是下堂钱妻,侯爷求复婚免费阅读首选之站,下堂钱妻,侯爷求复婚无广告精心整理出未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