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疯疯爷大神最新作品《[兽人]强行扑倒》最新章节
义母小说网
义母小说网 侦探小说 武侠小说 玄幻小说 竞技小说 网游小说 幽默笑话 穿越小说 历史小说 灵异小说 诗歌散文 仙侠小说 全本小说
小说排行榜 两性小说 经典名著 言情小说 现代文学 官场小说 军事小说 同人小说 重生小说 都市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伦理小说
好看的小说 乡村欲孽 村光乡野 妇科男医 猎艳江湖 风云传奇 洪荒少年 留守村妇 茹母含新 极品上司 驾驶生涯 娇艳人生 渔港春夜
义母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兽人]强行扑倒  作者:疯疯疯爷 书号:26401  时间:2020/5/12  字数:5185 
上一章   第三章 饥渴    下一章 ( → )
陶秋安经过一番讨价还价,买了个新的挎包,靛蓝色的,耐脏。

  他背上新挎包自我感觉良好,但尚有些不足,于是偷偷摸摸的从建筑工地窃取了一块石砖,进挎包里掂量掂量,这才有了足够的安全感。

  既然都已经干了件坏事,那就索多干一件。

  陶秋安做贼似的攀上了一栋旧楼房的天台,蹲在围墙下面探头探脑。

  他的心脏狂跳个不停,手心都被汗了。好吧,他不能否认自己确实有点儿猥琐,这会儿正在实施偷窥,胜在自己眼神够好,用不着浪费钱配备望远镜。

  而有幸成为他偷窥的对象,正是对面楼桌球室的老板——戚凌。

  此时,戚凌刚好就坐在窗台上吸烟,低头看着爪机。

  戚凌今天穿的是件V领无袖的黑色背心,一条有破的牛仔,墨绿色的帆布皮带系在间,既简简又利落。陶秋安喜欢他的肤,黝黑中透出了健康的光泽,也喜欢他黑发,不长不短,张扬而凌乱。不过陶秋安最喜欢的是他的气质,野之中带有毫不讲理、罔顾一切的蛮横。

  仿佛天不怕地不怕,没有任何事能难倒他似的。

  陶秋安对戚凌的了解不多,都是从别人那儿打听来的,结合方方面面的信息,他最后得出的结论是:此货绝非善类。但感觉是一种无法控制的东西,喜欢上了就是喜欢上了,与好坏无关。

  否则怎么会有句至理名言,谁年轻的时候没爱上过一两个人渣。

  值得庆幸的是,这人渣是水中月镜中花,好坏与他无关,自然就伤不了他分毫。

  陶秋安看到有个火辣的“大波妹”走向戚凌,挨得很近,两团绵都快凑到戚凌脸上去了。他在心底不屑地切了声,那女人一瞧就是个大无脑的货,超短裙下面还套着渔网丝袜,有伤风化!

  戚凌伸手勾住了大波妹的,两人眉来眼去,有说有笑。

  陶秋安看不下去了,临走前朝对面楼比了比中指,好一对/妇!

  当天晚上陶秋安做了个梦,梦到一个叫戚凌的男人,他勾住了自己的,引起了一阵触电般的颤栗。陶秋安惊醒过来,侧身躺在上蜷缩起脚趾,呼吸渐

  他察觉到自己下身又硬又涨,被内勒得难受极了,他用手去摸,前端已经了。好在陶夏宁还没有回家,房间里就他一个人,他边抚着自己的*,边问自己这是怎么了?明明昨天才发过…

  陶秋安释放了以后,摸黑找到纸巾把手擦干净,倒回枕头上,闭上眼等待澎湃的*消退。可是他却发现自己似乎越来越饥渴,回想着梦里的情形,/器又一次硬起来。

  完蛋了,陶秋安捂住脸,觉得自己真是无药可救了。

  今天家里有件喜事,陶冶代人写的论文获奖了,刊登在颇有影响力的人民报上,顾主一开心,重重打赏了厚厚一叠爷爷。虽然当手不是件光荣的事,不过看在钞票的面子上,兄弟俩也就不鄙视他了。

  为了庆贺想吃大餐,但又懒得下厨的话,打火锅绝对是不二的选择。

  陶冶热爱吃辣,两兄弟因为从小深受他的荼毒,已磨练出了一个金刚不坏的胃。看着陶秋安眼也不眨的把沾红油的青菜往嘴里,陶夏宁打趣他:“哥,功力见长啊。”

  “过奖过奖。”陶秋安把筷子当成兵器,舞了两下直指他的鼻尖:“施主,是否要切磋一番?”

  陶夏宁夹起了一瓣大蒜:“谁怕谁,孤王誓要称霸武林,逐鹿中原。”

  “哈、哈、哈!你这个蒙古鞑子,胆敢欺我大宋无人?”

  “咳。”陶冶清了清喉咙,拿起啤酒罐说:“悟空,悟能,休得再胡闹,为师要念紧箍咒了。”

  两兄弟不约而同甩个白眼给他,不带这么穿越的。

  “叔,哥,我决定去学泰拳。”陶夏宁突然说。

  “为啥?”另外两人异口同声。

  “待我学成之,誓要一雪前平岛国!”

  陶秋安怔了下,知道肯定是因为上次黄鼠狼的事,于是就顺着他的话接下去:“其志可嘉,不愧是我中华儿女,去吧,和组织看好你。”

  “学费多少?”陶冶问。

  “安啦,我是去拜师学艺,指不定师父还倒贴呢。“

  “拳脚无眼,你自己小心点。”陶冶叮嘱。

  从小到大,无论两兄弟想要做什么,陶冶从来不会反对,只要求他们低调做人。

  陶秋安倒无所谓,因为他高调不起来,而即使陶夏宁有多不情愿,也从来没违背过陶冶的要求。

  所以吃喝足以后,他决定小小的报复一下:“老规矩,输的人洗碗。”

  陶秋安赞成,于是三人剪刀石头布,兄弟联手所向无敌,陶冶又一次惨败,唉声叹气地赖死在餐桌上。最后在他倚老卖老的打滚攻势下,陶秋安举手投降,默默地收拾善后。

  陶冶扳回一城却不见喜,他回到房间,锁上门,把今天的报纸拿了出来。

  仓库里的尸体被人发现了,警方初步断定是野兽所为,但毕竟是五条人命,事件已经轰动全城。而陶冶所担忧的,不仅仅只是警方而已,他隐隐有种不安的预感,也许平淡的日子快要结束了。

  陶冶叼着烟,把手中的报纸一下下撕碎,扔进垃圾桶里。

  洗澡前陶秋安照了照镜子,发现身上的伤好得很快,不到一个礼拜淤痕完全消退了。他在镜子前转了转,觉得自己似乎和从前有些不同了,但具体是哪个部位不同,他又说不上来。

  可是改变不单单只是*而已,连想见戚凌的渴望也变得强烈起来。

  甚至让他有些…难以自控。

  但陶秋安觉得不能太放纵自己了,所以强忍着没有再去偷窥,但没想到,竟然会遇上戚凌。

  周六的那天,他到图书馆借了两本书,夹在腋下,耷拉着脑袋拖着脚子,慢悠悠地往回家的方向走。陶秋安正想着心事,忽然听到耳边的风声不对了,下意识地歪头,紧接着,一个篮球从耳边擦过。

  篮球砸到铁丝网上,发出“砰”的一声巨响,力道可想而知。

  事情发生得太突然,陶秋安愣了愣,原来自己刚才差点被砸到了,好险!

  “还好没砸到人,戚凌,你是怎么搞的?”有人冲着陶秋安小跑过来,忙不迭地道歉:“对不起,不好意思哈。”

  陶秋安把滚到脚边的篮球捡起来,递给他,然后望了一眼在球场上的戚凌,因为距离和光线原因看得不太清楚。他悻悻地收回目光,继续前行。

  “喂。”那人拦住陶秋安问:“我们刚好差一个人,要不要玩?”

  陶秋安犹豫起来,他毫无球技可言,勉强只能算会打而已,丢人也就罢了,还拖别人后腿多不好意思。

  他正打算拒绝,戚凌却快一步说:“三对三,输的掏钱买啤酒。”

  身旁的人推了他一把,陶秋安就被推到了球场上。

  比赛正式开始以后,陶秋安感到不知所措,其他人显然是经常打球的,一个个利索得跟长了翅膀开了外挂似的,而他夹在中间显得有些笨拙。

  终于终于,他好不容易摸到篮球,结果眼前一闪,手里就空了。

  戚凌抢到球以后,两三下闪身冲到了篮板下,原地起跳,来了一记猛力的扣篮!

  进球后,连篮板和球框都摇了起来。

  陶秋安看得傻眼了,坑不坑爹啊?这种水准都可以去打职业赛了!

  戚凌得分后抹了把汗,回到己方的界线内,俯身,双手撑住膝盖,自始自终都没瞧过陶秋安一眼。

  陶秋安磨磨牙,你好样的,给我等着!

  自己让谁瞧扁了也不能让这家伙瞧扁,为了争这一口气,他决定拼了!

  陶秋安卯足力气去抢球,他眯起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篮球不放,不知是不是错觉,他所看到的人和物体移动速度变慢了,如同用慢镜头看电影那样。他瞅准时机,双脚离地跃高,拦下了对方的传球,落地后便带球往回跑。

  陶秋安感觉到自己体内的血仿佛烧开了,像有一股看不见的蒸汽在推动着,身体变得轻盈,速度跟得上其他人了。这种感觉很神奇,难道是他不小心也把外挂开启了?

  陶秋安虽然纳闷,但不容许他多想,因为,戚凌就在前面几步之遥,看样子是准备从他手里抢球。陶秋安一咬牙,试图运球越过戚凌,可是不行,对方的反应和速度都很敏锐。两人产生了肢体碰撞,他能嗅到戚凌的味道,以及皮肤摩擦时的触感,在这么短暂而有限的时间里,感觉竟然如此清晰。

  简直有些不可思议,而戚凌挥发出的汗水和热气,略带着咸腥,像大海的味道。

  陶秋安刚走神,篮球就被戚凌抢夺到手,这下糟糕了!

  他情急之下,用身体挡住戚凌的移动,结果两人撞到一起去了,戚凌的肩头撞到陶秋安下颚,两人都退了一大步。陶秋安刚刚稳住脚跟,就感觉到脸在发麻,嘴里有血的味道,应该是舌头被牙齿磕破了。

  “戚凌你犯规了,罚球。”

  戚凌啧了一声,把篮球到陶秋安手上,转身就走。

  陶秋安站在罚球线后半圈,咽下口腔里多余的血沫,眯眼,跃起,投篮。

  篮球在半空中划出弧形,精准的落入球框里,连框边都没沾到。

  陶秋安在队友的叫好声中惊醒过来,他察觉到自己的身体很不对劲,好热,像是体内堆了火炭,即使清凉的晚风拂过,却带来了火上加油的反效果。他赶紧说:“抱歉,我要先回家了。”

  说完不管其他人的反应,掉头,拔腿就跑。

  “啊?怎么这样,那比赛还打不打?”有人问。

  戚凌顶起篮球在指尖上转动,望着某人匆忙逃跑的背影说:“不打了,到此为止。”

  这时,天色完全暗下来,白色的背影很快淹没在了夜里。

  陶秋安回家以后,洗了个冷水澡,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体温似乎恢复正常了,刚刚的异样像是错觉而已。他想起自己把书本漏在了篮球场,拍拍额头,哀号一声。

  不过第二天,陶秋安不再为忘记拿书的事挂心,因为更让发生了他闹心的事情。

  他在切菜时划破了手指,看着淋淋夺目的鲜红出神,一会儿后,像受不住惑似的伸出舌头舐伤口,将芳香甜美的血腥卷进了嘴里。直到客厅里传来陶夏宁的笑声,他才猛然回神,顿时惊出一身冷汗。

  然后他发现自己口味开始变了,往日喜欢的食物,现在吃起来如同嚼蜡。

  这还只是其次,接下来的整个礼拜,对的渴望越来越强烈了,每当夜晚闭起眼睛,脑海里全都是戚凌在篮球场驰骋的身影。因为和戚凌近距离接触过,从前虚构的幻想全变成了更具体化臆想,并且越发下了!

  陶秋安梦到自己抚摸戚凌的/体,亲吻泛出黑珍珠般光泽的皮肤,他的嘴,挤进了他双腿之间,在完全没有隔阂的情况下肌肤相亲。

  天呐,他怎么会饥渴成这样?

  太不要脸了,简直像个变态/情狂似的!

  陶秋安只能尽力克制自己,做家务也好,看书也好,上网也好,累得实在撑不起眼皮了才肯爬上。可是这样做并不奏效,他又一次梦到了戚凌,然后在半夜惊醒过来,下身的*坚硬如铁。

  该死的!陶秋安翻个身,恨不得把下面这发情的器具给掰断算了!

  他握住拳头默默忍耐了半个小时,但*却丝毫没有消退的迹象,反倒憋得他更加难受了。陶秋安夹紧腿,因为陶夏宁就睡在上铺,他不敢来,最后忍无可忍,只能到厕所去解决。

  他复杂和恼恨的心情很快被快取代,在漆黑的洗手间里,陶秋安靠在瓷砖上,睡褪到膝盖,仰头套/着火热的/器。一阵阵酥麻从尾椎骨窜上来,陶秋安起了睡衣,用指尖/头,咬牙闷哼了一声。

  脑中闪过白光,接着手上一热,*的源泉发出来。

  陶秋安了口气,低头看看粘腻的浊,他厌恶的蹙眉,扯下纸巾擦掉,提起了睡。当陶秋安拧开洗手盆上的水龙头时,才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洗手间里根本没有开灯,他却看得一清二楚!

  虽然比不上白天清楚,但仿佛戴了一副无形的夜视镜,这是怎么回事?

  但更惊悚的事情陆续有来,他抬头,在镜子里看到了自己的脸,以及自己的…眼睛。

  一双不是人类的眼睛!

  因为人类的眼睛绝对、绝对、绝对不会在漆黑的夜里发亮!  wWw.eMuXs.CoM
上一章   [兽人]强行扑倒   下一章 ( → )
下堂钱凄,侯他怀了那个渣本宫想去死一素华映月慾火焚村相公,小生不黑铁之城洛城月重生种田养包名校恋爱代表
[兽人]强行扑倒未删节由疯疯疯爷创作,情节跌宕起伏,精彩好看。[兽人]强行扑倒全文字首发,[兽人]强行扑倒免费阅读最新章节,第三章饥渴。义母小说网坚持无弹窗更新,欢迎您天天光临,义母小说网是[兽人]强行扑倒免费阅读首选之站,[兽人]强行扑倒无广告精心整理出未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