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疯疯爷大神最新作品《[兽人]强行扑倒》最新章节
义母小说网
义母小说网 侦探小说 武侠小说 玄幻小说 竞技小说 网游小说 幽默笑话 穿越小说 历史小说 灵异小说 诗歌散文 仙侠小说 全本小说
小说排行榜 两性小说 经典名著 言情小说 现代文学 官场小说 军事小说 同人小说 重生小说 都市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伦理小说
好看的小说 乡村欲孽 村光乡野 妇科男医 猎艳江湖 风云传奇 洪荒少年 留守村妇 茹母含新 极品上司 驾驶生涯 娇艳人生 渔港春夜
义母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兽人]强行扑倒  作者:疯疯疯爷 书号:26401  时间:2020/5/12  字数:4839 
上一章   第四十四章结局    下一章 ( 没有了 )
三个月后,浙江无锡市。

  陶秋安提着菜篮子,哼着歌,沿着鹅卵石铺成的小道往前走,来到一栋六层高的浅蓝色住宅楼前。这栋楼房看上去已经有些残旧了,墙角有斑驳的青苔,大门也锈迹斑斑,信箱的号码牌早已模糊了,上面的数字都是用红油漆重写的。

  他现在住的地方远离市中心,整片小区都是某家国企的员工福利房,交通不方便,但胜在环境宁静清幽,附近就有一个候鸟成群的地公园。

  陶秋安爬到了二楼,打开家门,一阵酒气扑面而来。

  他愣了愣,看看丢的啤酒罐和零食袋,电视机还亮着,两只游戏机手柄也随处放,茶几上的烟灰缸烟头,然后他怒了,重重地把门摔上。

  陶秋安把菜篮子放到厨房以后,回到客厅踢了一脚轮椅,再踢了一脚沙发,叉开骂:“你们两个猪头,我只不过去了一趟银行和超市,才不到半天时间,你们又把家里得乌烟瘴气,起来,给都我起来!”

  陶冶歪头靠在轮椅里,连眼睛都没睁开,嘀咕:“喂,管管你媳妇,吵死人了…”

  沙发上的男人翻个身,直接把身上的衣服拉起来盖住脑袋,出肚皮,装聋作哑的继续睡。

  陶秋安气得眼睛几乎火,觉得这日子没法过下去了!

  他当初好不容易才找到这么一处周边环境清雅的地方,为的就是让这俩家伙好好养身体,结果倒好,两人整天抽烟喝酒熬夜打游戏,事都不管,衣来伸手饭来张口。

  陶秋安感到忒委屈了,他招谁欠谁的啦?要天天跟前跟后的伺候两位大爷。

  他的人生真是苦,前不久才离苦海,现在已经身在火坑了,就没过上一天好日子。

  一个月以前发生了件大事。

  陶冶研究出来的抗体管用,但只对变身人管用,起码戚凌注以后,身体停止了衰竭。再后来,他带上陶冶和戚凌离开,不久就听到了一个消息,段家大部分人在一夜之间猝死,仅有变身人无恙!

  陶秋安当时惊呆了,变身人就只有他和陶夏宁、戚凌、段三寥寥几个,除此之外的段家人全部猝死,那可是上百条人命不止。他直觉这事跟陶冶不了干系,询问之后,果真如此!

  陶冶是这样跟他说的:“从你们两兄弟还没出生,我就在研究变身人的基因排列和细胞组织,算算时间,到现在都将近三十年了。”

  “叔,你太让人吃惊了。”陶秋安喃喃自语。

  陶冶笑了一下,他坐在公园的长椅上,遥遥望着远处的起起落落的候鸟,目光比天上的白云更加轻柔缥缈:“你的父亲名字叫段七,我们曾经是恋人,后来发生了很多事,他迫于无奈回到段家,跟你的母亲段五结婚。故事到这里还没有结束,后来他和你母亲从段家逃了出来,把不到三岁的你还有小宁交给我,是希望你们能过上正常人的生活…”

  段锦当年刚接任族长,这个性情诡异乖戾的人,一直紧着段七不放。

  段七和陶冶分开,他娶了自己的妹妹,可并未就此罢手,直至把他上了绝路。

  “我的父母他们…是怎么死的?”陶秋安问。

  “我听说是跳崖。”

  陶秋安沉默,他对父母并没有太深的感情,但他打心底心疼陶冶,说不上为什么,就单单是心疼。

  “我研究出抗体以后,又花了五年的时间,在里面添加了会引发急败血症的病毒,而这种病毒刚好对变身人无效,然后把研究成果发表在医学杂志上,我知道,段家的人迟早都会找上门。不过当他们真的找来时,我又后悔了,实在做不出那么丧心病狂的事情,所以我打算自杀,把研究出来的抗体一起带下地狱。”

  “那又是什么让你改变了主意?”

  “是因为段家人做出我最不能容忍的事,他们伤害了我的孩子。”

  过了好一会,陶秋安抬头看着天空说:“叔,起风了,我们回家吧。”

  他推着慢慢轮椅前行,把所有沉重的往事都抛在了身后。

  再后来,陶秋安联系上了陶夏宁,他很担心这个弟弟过得好不好。

  他得知陶夏宁准备到瑞士留学,忍不住在电话里劝:“小宁,回来吧,你还有家人,为什么要飘洋过海去那么远的地方?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只要你肯回来,我相信叔也会高兴的。”

  “哥…”陶夏宁哽咽着,停了很久才说:“我没那么不要脸,段家人都死光了,我什么都没有了,所以就眼巴巴的跑回去求你们收留我?太不争气了,我才不要。”

  陶秋安对着话筒叹气:“都是自家人,你死要面子的子就不能放一放?”

  “就不要,你们不介意我会介意,我自己选的路,摔死了也不能回头。好了,哥,别太担心了,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你别再把我哭了,真讨厌。”

  陶秋安抹了抹眼角:“好吧,答应我,一定要保持联系,嗯?”

  他有时候觉得陶夏宁变了很多,有时候又觉得好像没什么转变,始终还是那个事事都要争强好胜的弟弟。可他们之间怎么就渐行渐远了呢?陶秋安想不明白,千丝万缕的想不明白,后来他索也不想了,安慰自己说,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兄弟。

  陶夏宁恨过他,怨过他,但兄弟的情分一直还在,也一直肯叫他哥。

  经历那么多的波折,有过那么多的分歧,他们并没有走到手足相残的地步,算得上侥幸了。

  分开就分开吧,各自天涯,再远的距离也隔不断血缘关系,不是么?

  还有另外一个人,让陶秋安既感激又愧疚——刀疤黄。

  他当时急着离开段家的势力范围,要带着行动不便的陶冶,身体虚弱的戚凌,一个人忙前忙后,恨不得多生出几只手来,就没有跟刀疤黄好好解释原因,只打了个电话说他要走了。

  陶秋安也知道这样不厚道,毕竟刀疤黄栽培了他那么久,说走就走,简直翻脸不认人。

  在火车站的候车室里,刀疤黄突然出现了,身后还跟着一大票凶神恶煞的手下。

  陶秋安见到他,心里咯噔一下,看着他怒气冲冲的样子,怕真的发生什么冲突,自己要护着两个人,顾得了这个顾不了那个。

  刀疤黄大步冲向他,一巴掌拍到他脑门上:“臭小子!”

  陶秋安连脑袋都抬不起来,做好了被骂得狗血淋头的准备。

  结果刀疤黄真的骂了,直指着他的鼻子,回头对所有手下说:“都给我看清楚了,这个无情无义的臭小子叫陶秋安,救过我两回,我当他是侄子,把我今天的话放出去,以后谁不给他面子就是不给我面子。”

  刀疤黄确实生他的气,所以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一句道别的话都不跟他说。

  陶秋安好几次想开口坦白,把当年自己杀死他亲侄子的真相说出来,但形势不允许,而且这事又过去那么多年了,实在没必要再挖出来——因为他不打算给那个人渣偿命,他只是不忍心欺瞒刀疤黄。

  所以他还是什么都没说,登上了火车。

  他知道以后想起刀疤黄都会心中有愧,这是他应有的惩罚。

  所有的大事都尘埃落地了,可是陶秋安却没有因此而落得清净。

  因为生活琐碎的小事太多了,总有各种突发状况让他焦头烂额,并且这些状况大多是人为导致的,比如他出门前才把家里收拾干净整齐,回来就变成了垃圾收容所似的。

  这种情况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为了彻底解决问题,他狠下心做了个决定,罢工!

  陶秋安撒手不管了,把自己关进房间里,打开电脑玩起斗地主来。

  他整整斗了一个下午,牌运奇差,欢乐豆买多少输多少,眼看着又要翻身变农民了。

  刚刚洗去一身的酒气,带着香味的男人摸进房间来,从后面搂住陶秋安肩膀,用自己下巴的胡渣去磨蹭他的后颈,抱怨:“哎,就顾着玩,你家男人饿了你都不管。”

  陶秋安扬手拍打他的脑袋:“滚你的,害我出错牌了。”

  男人在他后背上,死赖着不肯下来,看了看屏幕,幸灾乐祸地笑了:“就你这烂牌还敢拿地主,怕输不过来?别丢人啦,赶紧关了电脑做饭去。”

  陶秋安不理会他,打工还有法定假期呢,自己凭什么做牛做马伺候这家伙,还得全年无休?

  “好媳妇,我饿了,你就行行好,喂一下我呗…”见陶秋安仍不肯搭理自己,男人又恢复了真面目,一口啃上他的脖子,用牙齿又撕又咬。

  陶秋安被他咬痛了,拧着眉毛哼了声,正要发难,结果被一下摁到木制的电脑桌上。

  男人随即了上来,一边啃他的后颈,一边用/起的摩挲他后,像条发情的公狗。

  陶秋安气不打一处来,冷声叫:“戚凌。”

  男人愣了一下,松开嘴,他脖子上的牙印:“真的生气啦?”

  陶秋安抬手就把电脑桌捶出一个浅坑来,用手肘撞开了他,直起来,看着闪烁不定的屏幕,眼眶发热:“我知道你不把自己当回事,你爱怎么糟蹋自己我也管不了,可是能不能别让我看到?”

  没注抗体以前,戚凌的身体比常人快三倍的速度衰老着,如今虽然已经恢复了正常,但之前造成的伤害是无法弥补的。打个比方,戚凌现在是三十岁的年龄,却相当有一副四五十岁的身体!

  上次陶秋安看到戚凌生出白头发,整个人都不好了,说不出是什么感受,笑不出来,也哭不出来。

  反正他就是难受,憋闷,哭无泪。

  他想起戚凌的心脏还很脆弱,受不得太大的刺,控制了一下情绪,放柔声音说:“算了,你出去吧,饿了就自己叫外卖,我想静一下。”

  男人上前去环住他的,好声好气地哄:“都是我不对,你别生气了,大不了给你强/多少次都随便你,好不好?”

  陶秋安被他气笑了:“东亚病夫,好大的口气。”

  “怎么能小看你家男人呢,就是吃伟哥也得硬上一晚,躺平了任你个够。”

  “你还被上瘾了?”

  男人眨眨眼,摆出一副“你怎么知道”的表情。陶秋安无语,彻底拿他没辙了。

  两人又腻腻歪歪的亲热了一阵,戚凌连哄带拖的把陶秋安拉出房间,十分殷勤地打开门。

  陶秋安踏出房门就怔住了,只看到客厅整洁光亮,地板没有垃圾,遥控器整整齐齐放在茶几上,沙发也没有丢的袜子和衣服。他不由自主地问:“天要下红雨了?”

  这时陶冶身穿格子围裙,端着大碗从厨房走出来,咖喱的香气一下飘散开。

  陶秋安惊得合不拢嘴巴,因为陶冶是个懒货,平时都要他三催四请才舍得肯离开轮椅,很不情愿在地上走一会,今天突然就转了他还真不习惯。

  “小安,我做了你最喜欢的咖喱,赶紧洗手吃饭。”陶冶说。

  戚凌从后背撞了他一下:“还愣着干吗,吃了才有力气干坏事,快去。”

  陶秋安傻愣愣地走去洗手,打开了水龙头,心不在焉地挤了出洗手出一手白花花的泡沫。他回过头,看到客厅里橘的灯光柔和,那两个男人已经坐上了餐桌,一人在摆筷子,另一人在盛汤。

  他低下头笑了笑,腮边起了浅浅的酒窝。

  生活有时很平淡,有时很折腾,有时很苦——可是他热爱这样的生活,他也爱陶冶,爱戚凌,尽管情感上有所不同,但本质上没有太大的区别。所谓的爱,就是在漫长的时光里和他一起成长,在最后的岁月里一同凋零。

  陶秋安感到很足,很幸福——因为他没有失自己,而时间会涤掉一切附在灵魂上的不堪。

  (全文完)  Www.EmUxS.CoM
上一章   [兽人]强行扑倒   下一章 ( 没有了 )
下堂钱妻,侯总裁偷腥代孕他怀了那个渣本宫想去死一素华映月极品总裁:娇欲火焚村相公,小生不黑铁之城洛城月
[兽人]强行扑倒未删节由疯疯疯爷创作,情节跌宕起伏,精彩好看。[兽人]强行扑倒全文字首发,[兽人]强行扑倒免费阅读最新章节,第四十四章结局。义母小说网坚持无弹窗更新,欢迎您天天光临,义母小说网是[兽人]强行扑倒免费阅读首选之站,[兽人]强行扑倒无广告精心整理出未删节。